蜀王全传(3)|柏濩氏:成都平原的土著蜀王
发布日期 : 2019-11-01 10:22:04 点击 : 1677

冯优香,李侯强/温

薄熙来,又名管波。这一代古蜀国国王可能是历史上的弱者。有云,弱国没有外交。弱者没有历史。因为历史大多是由强者或胜利者书写的。因此,关于薄瑛的史料很少。杨雄的《蜀王本纪》说:“蜀王的名字叫蚕丛,后代叫白英,后者叫俞父。”稍后将不再提及。昌渠的《华阳国志》中只有一句话对薄瑛说:“第二个王玥波官”。伟大的诗人李白的《蜀道难》根本没有提到白英。这是直接的“直到这个地区的两位统治者,在雾霭弥漫的时代奋力前行!”或许李白也认为白英的事迹太站不住脚,可以忽略不计。

《四川通史·先秦卷》作者段宇认为,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博英一家应该是成都平原西北部的都江堰市关口和关板地区的土著居民,这是成都平原较早开发的地区之一。近年来成都平原的几项新考古发现也证实了这一观点。薄英的家人从事低地农业。他们的祖先住在那里,没有战争或准备。生活安静平和,简单舒适。

终于有一天,白英家族刺耳的叫声打破了平静。岷江上游的蜀王蚕丛带领部落从西北角来到成都平原,遇到了当地的白英部落。争夺领土和资源的战争开始了。凶猛的蚕丛家族显然占了上风,毫无防备的白英家族很快瓦解了。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保护部落的生存,王伯瑛选择投降,不仅放弃了成熟的土地,还奉献了自己的食物和财富,年复一年地向王座鞠躬致敬。后来,它逐渐被削弱,逐渐被蚕丛吞并。

然而,对于蜀国的伯瑛这个姓氏,还有其他几种看法。

第一句话:

商朝时,居住在岷江上游的蚕丛一家因为反抗商朝统治而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后来,其中一个从山谷搬到了今天的四川盆地西部。然而,商朝军队再次残忍地包围并杀害了蜀王蚕丛。所以蚕丛家族灭绝了。

后来,另一个迪强人,在一个知识渊博的年轻人的带领下,重新进入了现在的四川盆地,以避免战争。他们带着他们的年轻人和老人去了一个柏树森林(现在在四川省彭州市),那里有河流。这里有丰富的铜矿石、玉石和陶土为生。领头的年轻人发现白鹤栖息在柏树林中,觉得这个部落像白鹤一样逃离了战争,于是他提议将这个部落称为“关白家族”。那个带领人们定居下来的年轻人被选为新的部落首领,他成了蜀国的国王关白家族。它们的领土覆盖彭州、什邡和郫县,已经存在了数百年。根据考古知识,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和玉器都有鹤的外形。因此,如果三星堆与蜀王蚕丛有关,那么它很可能与蜀王关白有关。

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衰弱的关白部落被南部新崛起的鱼凫部落吞并了。

第二句话:

重庆大学中文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贾文和在论文《白英考》中指出,白英也是关白人,原本居住在岷山,以鹳和鸡为图腾或崇拜,因此得名。白英部落后来迁移到成都平原,取代蚕丛部落,成为新一代蜀王。在迁徙过程中,他们留下了一些自己民族的地名,如“和一”、“关口”和“曲”。蜀国的三代国王蚕丛、伯瑛和俞父都在瞿麦建都。瞿的位置可能是三星堆。

贾文和教授认为关白人把鹳鸡作为他们的图腾,或者鹳鸡作为他们神圣的鸟崇拜部落,因此得名。由于关白族群起源于岷山,岷山曾是氐族和羌族的聚居地,他推测关白族群与蚕丛族和鱼凫族相同。

第三句话:

成都理工大学的刘兴师等人在《关白移民路线及其影响研究》一文中指出,大约4500年前中国北方亚地区的灾难性气候促进了中国西部部落的大规模东移。古蜀人也顺岷江而下,翻越龙门山,进入成都平原。前者形成了以宝墩文化为代表的一系列遗迹。后者以关白为首,越过龙门山到达龙门山镇,沿途发现大量矿物,特别是龙门山镇附近的铜矿,现为大宝铜矿。这个地方离三星堆遗址只有几十公里。其铜矿石成分与三星堆遗址青铜器相同,并沿徐江-雅兹河流下。这些铜矿可以很容易地运到三星堆。由于龙门山镇铜矿的发现,三星堆及其后的金沙遗址获得了物质基础,顺利进入青铜时代,迄今为止在宝墩文化系列上取得了进展。

刘兴师等人的意思是,管波比蚕丛晚搬到成都平原,穿过龙门山,经过宝山和龙门山镇到达成都平原。三星堆遗址与管波的家族有关。

从以上观点来看,许多学者认为博英的家庭与三星堆有很大关系。从三星堆的考古成果可以看出,“纵眼人”和鸟类的确是三星堆文化中的重要元素。这种猜测需要进一步证实。

剩余:

关白国王墓

八关王墓位于成都市温江区寿安镇长青村。据说这是古蜀王八关的坟墓。俗称“八卦山”,是“八卦山”的假音。它离新建的文峪路大约2公里。根据民国文江县志,这个地方“据说是历代蜀王管波的陵墓”。该墓为单墓单冢,长50米,宽30米,高3.7米,面积4亩。解放后,由于当地农民开垦土地,只剩下一个圆形土堆。

[作者简介]

冯优香,男,四川内江人。资深媒体人、资深编辑、四川作家协会会员。他于1983年毕业于四川大学经济系。他是《四川日报》的记者、编辑、总编辑、导演和总编辑。1994年8月,他参与创办《华西都市报》,并担任副总编辑,后来又担任执行副总编辑。自2007年起,他先后担任《金融投资报》主编、《人力资源报》主编、《消费者素质报》主编和《四川农村日报》主编。2013年1月出版的专著《远离危机》(About of Crisis)在业界非常受欢迎,重印了两次。2016年5月出版的成功专著《机遇是成长的》(Opportunity Is Grown)在年轻读者中引起了巨大反响。2017年1月出版的影视文学作品《饺子》吸引了学术界和艺术界的关注,目前正被改编成舞台剧和影视剧。2019年1月,长篇历史传记《蜀国皇后》出版后,赢得了广泛赞誉。合著或参与写作的作品包括《最后的伟大征服》、《实用新闻谭》、《报纸通论》和《飘长江风云》。新闻作品《长漂》系列报道(合作)获得1986年国家好消息一等奖。

李侯强,男,汉族,1962年8月出生,重庆市云阳县人,中共十五大代表,理学博士。1992年,他被破例提拔为四川大学物理系教授。现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学术技术带头人。曾任四川省仁寿县常委、副县长、眉山地区行政公署专员助理、眉山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中共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1995年和2000年,他们分别被授予中国图书奖。近年来,他们获得了四川省人民政府颁发的社会科学优秀奖一等奖、六等奖、三等奖和一等奖。主持并完成50余项国家和省级科研项目,在国内主要报刊出版社如《求是》杂志、《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文摘》发表800多篇文章(部),在美国、英国、日本、加拿大、荷兰等国家发表50多篇文章(部)。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 Copyright 2018-2019 jaojoby.com 钮坨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